《屠狗》 作者:屠龙氏【酣畅淋漓,意气戾气十足!】 九哥 仙侠 杀伐 爽文

dsh 3月前 177

《屠狗》作者:屠龙氏


简介:

说上古有屠龙氏,嗜食煎饼卷大葱,以黄龙皮为饼,青龙筋为葱。  

刘屠狗咂咂嘴,很是羡慕这副好牙口。  

面对这个利益至上、弱肉强食的世界,不管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庙堂枭雄,还是仙气盎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江湖剑仙,二爷只想好好地讲一讲道理。他常说:“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与人为善,该杀就杀!”  

于是,布衣麻鞋,艳压锦绣,遍问同代,无人应声。  

问天下头颅几许,看二爷手段如何!


九哥野评:

向大家说声抱歉,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断更了几天,请大家原谅。

今天九哥我给大家推荐一本好书,叫做《屠狗》。

这本书写于2014年,到今天为止更新才近百万,作者属于随缘更新。这本书都更新了好几年了,九哥我感觉挺可惜的,如果这本书在14年完本的话,那么,估计起点又要多出一个大神的,只可惜时随世易,如今早已不是当年,这本书也从一本神作跌下了舞台,不过,万幸这是一本作者认真写作的书,所以,才能在磅礴的网文书海中仍旧屹立不倒。

这本书和许许多多的仙侠文一样,是披着仙侠的皮写着江湖武侠故事的书,老派武侠框架装仙侠新酒,故事内容又是江湖为表,朝堂为里,可却也充斥一股子逼人的意气豪气于其中。有书友评价本书是外表坦荡有仙佛气,内里幽深是妖魔心,参的野孤禅,修的是妖魔念,生不能祸国殃民,死不能万人称快,何其无能哉。

此则评价虽略有高捧之嫌,但说的却也到位,基本上将本书的精神内核概括的差不多了。

小说的文笔也是一流水准,文笔老道娴熟,寥寥几笔,角色,意境跃然纸上,话说,若是没这份功底,那么,本书也不过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小白爽文扑街货,更何况去写出一股肆意纵横的豪气,一股顶天立地的意气。

当然,本书的缺点也是有的,那就是文中部分章节略显矫情的文青气息,放在5年前可能算是优点,甚至要被大夸特夸,而放到如今可能反而成了问题,毕竟,烽火的模仿作实在太多了,而大多又不成器,使得原本好好的文青变得让读者厌烦,此种境况下,本书自然也要被诟病了。

重点:最后是关于本书阅读时机的选择,九哥我读这本书的时候,正好赶上诸事不顺,心烦意乱,不知所从,结果那一夜我读的酣畅淋漓的,所以,凭着九哥我的阅读体验建议大家可以先预留着,等到某一天你如九哥我一样赶上了不痛快的心情时,再拿出来品一品,那滋味绝对卓然不同。

否则,本书那一波接一波的矛盾冲突裹挟得文章节奏过快,无刻不在的勾心斗角更让人神经无法放松,还有那气势极盛,戾气十足的文风只会让你感觉喘不上来气。


原文摘录:

第一章    市井狗屠


如果说东城大月坊是兰陵城达官显贵千金买歌笑的头号销金窟、南郊舞雩台是文人骚客纾解性灵的首选温柔乡,那么西市桂花巷就是贩夫走卒、升斗小民们挥汗如雨、甘心掏空钱袋的无上圣地了。 
        身心舒坦之后,在夕阳的余晖抑或散发着暧昧光晕的红灯笼映照下,晃晃悠悠穿过歪歪斜斜四通八达的巷子,溜达到巷口的百年老茶楼,点上几样吃食,沏上一壶半旧不新的茶,嗅着茶香和各色吃食的馥郁香气,听上一段儿老白头的神魔故事,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呐。 


        且说这屠龙氏,头顶日月,手托泰山,一生擒杀龙蛇无数,最爱吃煎饼卷大葱……” 

        老白头摇头晃脑,吐沫横飞,正说到妙处,冷不丁有人插嘴道:“老白你又胡诌,那煎饼卷大葱只是咱这般苦哈哈才吃,别说神人,就是城东的贵人们都不吃的。” 

        老白头一瞪眼,扭头指着角落里一个少年骂道:“又是你这杀猪骟驴的腌臜惫懒小子,你知道甚么,屠龙氏的煎饼卷大葱以黄龙皮为饼、青龙筋为葱,岂是寻常的吃食?” 

        “还是老白的见识广,这屠龙氏真不愧是上古神人!” 

        四下的茶客听了啧啧赞叹,性子急的更是吵嚷起来,“狗屠子你打什么岔,老白你快接着说,屠龙氏如何擒杀那恶龙?” 

        被称作狗屠子的少年生得还算秀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机灵劲儿,闻言他也不恼,咧开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杀龙杀狗还不都是个屠子,偏他是神人,小爷日后也混个神人当当!啥名号呢?嗯,就叫屠狗氏!” 

        茶客们轰然大笑。 

        没等奔去后厨拎擀面杖的老掌柜追杀出来,狗屠子就如同一尾快活的游鱼般穿过拥挤的老茶馆大堂,逃之夭夭了。 

        兰陵城是方圆万里数得着的大城,商旅往来、百业兴旺,尤以西市为最。 

    狗屠子昂首阔步走在街上,不论是开店摆摊的商贾还是走街串巷的小贩,都亲热地跟他打着招呼,当真是无人不识。 

        狗屠子越发飘飘然,仿佛真成了当世神人一般,咧着一口大白牙招摇过市。 

        他爹娘死得早,吃的是百家饭,穿的是百家衣。挣扎着长到十岁,就操着老爹留下的杀猪刀放倒了不肯引颈受戮冲到街上撒泼的三百斤大肥猪。 

        自此继承祖业成了西市年纪最小的屠子,顺便挡下了觊觎爹娘可怜遗产的贪婪视线。又因为尤其擅长屠狗,几年下来,街坊们便都叫他狗屠子了。 

大伙儿快去看呐!” 

        本就人声鼎沸的西市这下如同开了锅,鸡飞狗跳狼奔豕突,人潮如洪流般向西城门涌去。 

        狗屠子也是精神大振,恨不得肋下生翼立刻飞到城门。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他看到老白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竟是冲到了他前头,当下一猫腰,往人缝里钻去,引得大姑娘小媳妇一阵惊呼叫骂。 

        当今天子陛下最疼爱的幼子受封兰陵的消息一年前就传得满城皆知。 

        听说这位七皇子的生母薛妃娘娘因梦见一颗长星划破青天而有孕,又怀胎十三个月,方才诞下麟儿。是故民间都传说七皇子上应天星,乃是神人降世。 

        既然都是神人,自当亲近亲近,狗屠子很是开心。 

        赶到城门,已是人山人海,一只只巨大火把将道路照的亮如白昼。 

        狗屠子费了杀二十头猪的力气方才挤到前排,再往前可就是隶属兰陵郡军的红衣甲士们森然的刀锋了。 

        看着那一柄柄透着雪亮寒光的战刀,狗屠子很是羡慕,心说虽然比不上本神人的屠狗灭猪刀,却也威风得紧啊。 

        入城的队伍不见头尾,全是清一色红袍银甲的威武骑兵。 

        众人伸着头等了半天,不知谁嗷唠了一嗓子:“来了”! 

        由城门洞开始,人群由远及近渐次传来无法抑制的躁动惊呼。 

        狗屠子揉了揉几乎被银光闪闪的铠甲晃花的双眼,定睛一看,也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看见了一只赤红色的大爪子。 

        多红他说不好,反正绸缎铺王大娘给闺女留做嫁衣的上等红缎子拍马难及。 

        多大他也说不好,比皮毛行李掌柜当作镇宅传家之宝的猛虎爪子大了不是一星半点儿,估摸着肯定能一把抓起他十岁时捅死的大肥猪。 

        两头通体赤红的巨虎互不相让争抢着从城门口挤了进来,随后又是两头。 

        四头巨大赤虎身后拉着一辆形制古朴的青铜辇车,被一群金甲持戈的卫士簇拥着行进。 

        如此声势,当真不凡。 

        人群中有人惊呼:“赤虎辇!金戈卫!” 

        赤虎辇,论制当配王爵,但一般的王爷那是想都不要想。 

        金戈卫,那可是天子陛下亲军,能得他们护卫左右,更是天大的荣宠。 

        吸气声、喝彩声、呼喊声交织在一起,平地起风雷,震耳欲聋。 

        四头赤虎躁动不已,目露凶光,恼怒非常。其中一头离狗屠子不过五步,扭过头来,裂开血盆一般的大嘴,作势欲扑。 

        气浪翻滚,众人只觉一股腥风扑面,那四根如枪如剑的獠牙,可足有常人手臂长短。 

        道旁的甲士和百姓骇得齐齐后退,人人都生出下一刻就要葬身虎口的绝大恐惧,一时间少不得拥挤踩踏、呼疼叫苦。 

        唯独狗屠子硬挺着不曾后退一步。 

        笑话,一只畜生而已,纵然肥壮了些,依然是畜生。若敢招惹小爷,说不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他只觉手脚冰凉,脸上倒出了一层油汗,这身侧火把上跳动的火光竟是格外炙热。 

        驾车的御手是个须发斑白的老者,虎目虬髯、狼腰猿臂,虽是坐着,却也能看出体格魁伟,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骇人气势。 

        他抬手狠狠一振缰绳,低喝道:“孽畜休得放肆!” 

        这一声低喝如同重锤击鼓、惊雷炸裂! 

        众人耳中轰鸣,不由得个个噤声。 

        街上的风似乎大起来,吹得火焰猎猎作响。 

        老者扭腰侧身,如一头卧虎欲起,虽爪牙深藏,而百兽知其威。 

        “殿下,百姓拥挤道路,惊扰赤虎,为殿下安危计,当驱散之。” 

        声音铿锵如刀剑相击,语意冷冽似寒风扑面。 

        此言一出,人群就有些躁动,纵然无人敢表露出不满,心中却都不免腹诽老者的霸道。 

        “惊扰百姓,已是不该,怎忍驱赶。”青铜辇车中有人回应道,声音清朗,虽略带稚嫩,却不失沉稳。

        那声音顿了顿,又道:“有燕老将军在,小王稳如泰山。” 

        老者面露激昂之色,躬身道:“敢不为殿下效死!” 

        礼罢,老者缰绳轻抖,顾盼自雄,旁若无人。 

        赤虎辇继续缓缓前行。 

        老者看向路旁孤零零站在人群最前方的狗屠子,虎目中带着几分赞许:“少年郎倒有几分胆色!可愿从军杀贼,博个前程?” 

        狗屠子被这一眼看得心动神摇,却鬼使神差答道:“我只杀畜生,没想过杀人。” 

        老者大笑:“世上多有禽兽不如之人,杀之何妨!不为大将,亦当为大侠。我辈男儿,岂可终老田园,与草木同朽!” 

        此语一出,群情耸动,众人对燕姓老者的观感又自不同。先前只道他蛮横霸道、目中无人,现在却觉其慷慨壮烈,着实可敬可佩! 

        “老将军真英雄也!” 

        “真英雄也!” 

        “男儿生当如此!” 

        原本寂静的长街突然沸腾,万人同呼,震动天地。 

        那红袍似血,那银甲如龙,那刀锋夹道,那火光冲天。 

        那一夜,须发斑白的老将军壮心激烈。 

        那一刻,十四岁的狗屠子热血沸腾。 

        这个激起了无数人壮志雄心的夜晚,让兰陵百姓津津乐道了很多年,然而除此之外,这座城在其后的日子里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这也难怪,世上从不缺乏真知灼见、煌煌大言,却少有肯一步一个脚印去知行合一的寻道者。 

        当然如果真要找出点儿不同,也不能说一定就没有,至少兰陵西市就不见了一个少年狗屠。 

        狗屠子考虑再三,终究没去投军。 

        因为若是投军,便成了兰陵王的手下。本来大家都是神人,平白矮了一头,面子上可不好看。 

        也罢,小爷还是做大侠吧,狗屠子很快就下了决心。 

        要做大侠,先得有行侠仗义的本事。市井之间多的是高来高去劫富济贫的侠盗事迹,也不乏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剑仙传说。可说到底,谁也没见过大侠剑仙们在大街上飞来飞去。 

兰陵城虽称得上富庶,但在大周的辽阔版图上,只是个偏居一隅的乡下小地方,闭塞的很。纵有些神仙妖魔的事迹传来,也只被当做老白那些远方同行们的新奇段子了。 

        所以,继续待在兰陵西市做屠子是万万不成的。 

        于是,毫不拖泥带水,狗屠子变卖了爹娘留下的三间破房子,盘缠、衣物、腌肉和干粮装进包袱,屠狗灭猪刀别在腰上,就这么潇潇洒洒地出了西城门。 

        兰陵王从这个门进来,万人空巷。 

        狗屠子从这个门出去,孑然一身。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