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火红年代 》 作者:新科奶爸【我成了我爹的神奇逻辑!(书评必读)】 九哥 重生 粮草 官场

dsh 12天前 20

《重生于火红年代 》作者:新科奶爸



简介:

      80后的视野看待50后的人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家业要一点点的积累,今天美好的背后是他们辛苦的积累,珍惜他们的付出,记住他们的努力!


九哥野评:

      先和大家道个歉,这几天九哥我没更新感觉挺对不起大家的,希望大家能理解!九哥我这个假日是在准岳父岳母家度过的,额,他家的亲戚都很热情,天天有饭局啊,九哥我酒量一般,可又属于不服气的那种,所以,基本上天天晚上都晕头转向地倒在了床上,更新就更谈不上了。大家就看在九哥我人生大事的面子上,原谅我这几天的断更了啊,哈哈哈!

      好了,说回正题,今天给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重生于火红年代》。九哥我推荐这本书其实也是反复思考过的,因为这本书确实毒性不小,故而,也是犹豫良久才推荐给你们的,所以,书评你们还是要好好看的,否则,毒点跳不过去,那真是比较坑了。

      这本书九哥我给的分类是工业文,其写作的出发点基本上和现在咱们中国对制造业的认可是一致的,所以,受众这方面的基础还是良好的,至少是符合大众读者的社会认知的。

      九哥我还是有点文艺青年的“丑态”的,虽然做的是推荐网文的公众号,但总想能在提供给大家娱乐性之外,提供一点有益处的东西,否则,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这本书写的其实并不怎么好,仅从故事性来说,九哥我也就是给予粮草带毒的评价,但其能在故事中展现出清晰的中国工业发展脉络这一条,九哥我就觉得它是值得推荐的。

      人大概都是有同理心的吧,九哥我这些年读网文,除了那种爽文提供的娱乐性之外,也真是没少收获东西,至少是各个方面的知识都知道一些了,而且,这些年来,这些收获也确实在现实生活里给我带来了不少的益处,挑个最简单的例子,外地出差的一个饭局,席上各路陌生人都不少,大家也都互相难免拘谨,各自身份背景爱好等等也都有不同,交流也就难免比较生涩,气氛自然不会很热闹,但九哥我也真是仗着读过的各类的网文的一点皮毛知识,与张三聊聊国际大事,与李四聊聊历史文明,与陈五聊聊军事体育,再和赵六文学文艺,你一言我一嘴,慢慢地整个饭局的气氛也就起来了,大家也都聊得愉快起来的,至于你是否精通,说实话,不重要,无论对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任何人都有一个打开话语的切口,大家也需要这样一个切口,而你恰恰就充当了那个切口,谁又能对你印象差的了呢。

      九哥我倒不是希望大家能看网文就能获得多大的人生收获,仅是单纯地希望能在娱乐的同时收获点东西那就是最好的了。

像这种粮草带毒的小说,九哥我基本上很少推荐,因为不是每个书友都看九哥我的书评,不是每个人能理解九哥我的用心,反而会有不少的书友会因此觉得九哥我推荐的书好差,拉低九哥我推书的水准,败了九哥我推书的人品。可我扪心自问,咱们大书荒的书友们对九哥我好不好呢?好!所以,既然觉得某本书对大家有益,那就凭着良心推荐吧,可能会被不明真相的朋友骂两句,不过,没关系,做人对得起良心就行。

      这本工业文是真有干货,就算是本干草也能好歹收获些东西,九哥我倒是想推荐点专业书籍《中国工业发展史》《中国经济现状分析》《中国制造业发展脉络》等等,但估计大家没那个欲望,正好这本书能在表层上让大家了解些知识,还不至于那么枯燥无味,九哥我觉得就足够了。

      对了,九哥我特别要提醒的一句,那就是本书的前期养母的那段是真毒,大家不要在意,要毫不犹豫地跳过,还有感情戏的情节也绝不要犹豫,该跳过必须跳过,相信九哥我,只要这两个跳过了,阅读体验至少上升一个段位。


原文摘录:

第一章   我是爸爸?


饥饿是什么感觉,孙英没有感觉,事实上不仅仅他,生于八十年代的中国人至少99的人都不知道。也许我们还可以把9的数字再增加一到两个,也就是999或者9999,当然也许是孙英夸张了些,但是在他认识的同龄人中,从来没有听说谁儿时饿过肚子,所以理所当然的,孙英没有感觉。

    问题是现在孙英有感觉了,饥肠辘辘,饥寒交迫这些都无法形容,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如果真要描写一下这样的感受,那就是他感觉肚子空荡荡的,感觉世界都在旋转,连空气都变得香甜,他所见的一切都似乎在向他招手:来咬吧,来吃吧,这种感觉让他的胸腔坍塌,让意识模糊,让他暴怒,让他痛苦。

    迷迷糊糊中,孙英到处乱摸,摸了很久,很久,什么也没有摸到,慢慢的成年人的冷静回到了心头,他慢慢的支撑着身子爬了起来,他需要好好理一理,他到底是怎么了?

    首先,他是谁,他该不该再被称为孙英都成为问题,因为孙英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脏兮兮的,黑乎乎的,骨瘦如柴,这很显然是一个孩子的身体,突然间附身到一个小孩子身上,这算什么?是鬼压床吗?还是鬼附身?不管是哪一种,他似乎已经是一条鬼了。

    出身于农村的孙英听说过很多鬼附身的故事,最活灵活现的故事是妈妈告诉他的,他们村一个刚刚从外村嫁过来的媳妇,在家中招待客人,突然指着席中的一个老爷们大骂起来,骂这个老爷们是如何的不孝顺,是如何的偏袒媳妇,不论是语气还是说话的姿态都与这个老爷们的母亲是一模一样,可是等骂完了这个新媳妇回过神来,竟然对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样的奇事让孙英十分沉迷,所以他问过很多朋友,又通过上网搜罗了无数类似的故事,然后聪明的他就将这些故事普及给身边的好友,特别是女性好友,再配合他越来越油滑的嘴舌,目的当然是为了泡妞。

    所以孙英的第一反应是他这样的故事说的太多了,因此鬼兄弟们找上他了,所以要淡定,淡定,也许这只是一个梦,等一会他就会回过神来,也许这个梦就过去了。可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被附身的不是他孙英重达90公斤的庞大身躯,那么他是那条鬼?

    想到这里,孙英不禁五雷轰顶,他好端端的抱着妹子睡觉,怎么就变成一条鬼了?是睡前那个妹子喂了他吃了什么,他不由得想哭。他不想呀,至于吗,杀人是要偿命的,那妹子至于吗?他也没做什么亏心的事情呀,顶多顶多吹吹牛而已。

    这好日子刚刚开头没多长时间,怎么就变成一条鬼了,还是一条饿死鬼?这也太不人道了,不对是,是太不鬼道了。

    孙英胡思乱想的没完没了,他的眼泪眼看着就要流到了手臂上,他不由得抬了起来,那是一条黝黑的,骨瘦如柴的小手臂,还青一块紫一块的,似乎是受了不小的伤。就在这个时候,一股不知道源自何处的热流突然涌了出来,向他的脑海中喷射过来,孙英猛地晕的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非常久,这就如同量子一般,孙英慢慢的醒了过来,只不过他闭着眼睛进行着调息,如果可以永远闭上,他绝不会想睁开眼睛。

    对于附身的这个小孩子的身份,孙英超级熟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几个比他更熟悉的,因为这个小孩子是他的亲身父亲,孙祖杰。

    就算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饥肠辘辘,孙英还是不由得连连晃动着脑袋,这,这算怎么,现在他是老子,还是儿子,乱套了,都他娘的乱套了,乱套了!

    在孙英看来,他爹从生下来到病故,都活的十分的累,十分的纠结,十分的无奈,因此孙英在成年之后,就变得十分想得开。

    孙英的爹孙祖杰生于建国初期,生下来就被人抱养了,可是到了十三四岁,养母不幸离世,孙祖杰只得回到了生身父母身边。

    这样一来孙祖杰不可避免的就与生身父母以及自己的兄弟姐妹有了隔阂,这个隔阂越来越深,愈演愈烈,以至于孙英从小到大总是要做一道判断题,该不该认爷奶伯叔姑。

    最让孙英不能接受的是,孙祖杰病重期间,孙祖杰父母兄弟姐妹基本没怎么帮忙。当时由于孙英正在上大学,孙英妹妹也即将上大学,家里经济十分紧张。而孙祖杰得的是不治之症,当时已经是胃癌晚期,事实上也没有多少机会。

    当时面临着一道选择题,是做还是不做手术,结果孙祖杰父母兄弟姐妹都坚持要做手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掏钱,最终孙祖杰选择了不做手术,苦苦的煎熬了一年,默默的等死,一直支撑到寒假看到孙英后才离开了人世。

    这样的人生经历,让孙英的亲情十分淡薄,再加上孙祖杰郁郁早死,所以到了毕业之后,孙英似乎看透了人生。

    工作不顺心,无所谓;没房又没车,无所谓;找不到女朋友,老娘急白了头发,也无所谓,人活一生,还是要开心的好,所以活的没心没肺的孙英在现实生活中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大胖子。

    当然旁人眼中的无能胖子,却有一个非常充足的内心,天下大事古今中外的野史八卦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一边啃地瓜,一边操着府前街的心,奥,不知觉间,孙英又对读者吹牛了。

    所以当这一天孙英突然间变成孙祖杰之后,他彻底懵逼了,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怎么做是好。

    孙英的脑海刚刚闪过了这些,就被一阵剧烈的疼痛彻底弄醒了,孙英,不对,孙祖杰受伤了,为了我们后文的方便,以后这父子都叫孙祖杰了,只有当需要回忆的时候,才叫孙英。

    孙祖杰这次的伤有些严重,要不然他也不会昏倒,只不过这原因就有些悲惨了。此时刚刚六十年代初,也就是这个国家最困难的一段时期。

    而孙祖杰虽然身在淮西的鱼米之乡,但是同样不可避免要挨饿,甚至饿的十分厉害,因为当时的淮西搞得太过头了,以至于很多地方都有饿殍。

    对于这一次挨打,孙英曾经听孙祖杰说过,那时候太饿了,饿的太过厉害,以至于他的鼻子十分的灵,连隔壁村干部家正在煮的菜饭他都老远能够闻到。

    当时的农村十分贫穷,作为村干部事实上也没有多少油水,但是偷偷地多拿一些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那是人的天性,所以这个邻居村干部也不例外,他就偷偷的煮了一锅的饭,加了一些野菜,准备乘着社员们上工之际偷偷的一家人吃掉。

    谁也没有想到,待在家中饿的实在受不了的孙祖杰竟然会偷偷的爬到了村干部家中,竭尽所能的大吃了一顿,这一顿饭实在太香甜了,以至于几十年后孙祖杰还念念不忘,跟孙英说了很多次。

    偷吃完了当然不可避免的被村干部发现了,但是村干部也不敢声张,所以这个村干部只得找了个机会狠狠的揍了一顿孙祖杰,这不,孙祖杰只得躺在了床上,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全身疼痛不说,那顿饱饭早就只有在梦中才可以出现了。

    想到这里,孙英不由得又苦笑起来,我的亲爹呀,你不知道去哪里了,可是现在把你宝贝儿子给坑苦了,他一个四体不勤,五谷稍微能分清小麦韭菜的主现在可怎么活下去呀!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