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泡沫时代 》 作者:斜线和弦【日本的昭和风情!】 九哥 穿越 粮草 娱乐 日本

dsh 14天前 32

《飞越泡沫时代 》作者:斜线和弦


简介:

     日娱小说。
一句话简介:从经纪人到娱乐圈大佬。

九哥野评: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书叫做《飞越泡沫时代》。这是最近两年出现的日娱类小说比较出色的网文,只是题材比较小众,可能不一定为广大书友所能接受,所以,九哥我介绍介绍,你们读一读,看看是不是能接受。

      《飞越泡沫时代》这本书背景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的日本,男主穿越后,白手起家,从一个地下艺人的经纪人做起,闯荡日本娱乐圈的故事。

      这书虽然依旧具备网文的典型穿越元素,但个人感觉主角虽然设定为中国人混穿90年代的日本,可从阅读体验上来说,主角的表现既不中国,也不穿越,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有些预知能力的土著,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这本书的日本90年代的风情表现的更有真实感吧。

      作者的上一本书也是日娱,叫做《东瀛娱乐家》,这本书就比较大众一些,阅读的人也不少,向九哥推荐的人也很多,不过九哥我没有推荐过,因为就这本书而言,感觉故事虽然接受读更高,但小说质量不过我的认可关。然而,这本《飞越泡沫时代》相比于上一本书,尽管接受人群变小,质量却提高很大,无论是遣词造句的文字功夫,还是环境人物的描写功夫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对日本90年代的社会的描绘,可以说是将“昭和风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这里九哥我特别引用一段名叫忘矣的书友关于本书的评价:没有轻飘飘萌萌哒的平成,没有锐意进取我行我素的文青式孤勇。一个缺乏明显金手指的主角从服务员辞职给地下艺人当经纪人白手起家,以“贩卖优秀”为目标再日本娱乐圈摸爬滚打,为人圆滑而不致老辣,大胆敢为却也不失初心理想。尽管对这些日娱里程碑大都不甚了解,可是作者张弛有度的科普和缺乏粉红推拉的知交式人际往使我不禁期待起了“珀金斯遇上菲茨杰拉德海明威”类似的展开。该文缺点在于缺乏精准升级的快感,不过主角肆意生长的昭和行为配合颇要求笔力的平淡文风,可以个人近期粮草。泡沫时代,既是日本陷于虚假繁荣不可自拔的大背景,也是新一代的歌姬乐队演员偶像们横空出世的年代,希望作者能写出那种日月破灭和群星闪耀的年代感。

(九哥我很少引用他人评价,不过以上的评价着实到位,一看就是有感而发,所以,破例引用一次)

      这本书的缺点其实也比较明显,那就是感情戏,作者的感情戏倒不是说有犯读者忌讳的地方,只是生涩而已。一个不擅长写感情戏的作者强行要写感情戏,那么,就难免会出现这种问题,九哥我个人对本书的感情戏大多数都是跳过的,实在是读起来没劲。

      综上所述,九哥我对这本书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小说的水平确实足够,只是你们大家能否接受确实是个问题,毕竟,一个90年代的日娱想要对上那么多读者的脑电波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原文摘录:

第一章   初来乍到


1985年

  昨天还被秋老虎捉弄,今天就冷雨潇潇,东京的天气要比想象中无常。

  在新宿站下了车,穿过地下通道。走出车站,岩桥慎一撑起雨伞,如同落入水中的雨滴一般,融进街道上伞的海洋。

  在东京生活已经快三个月了,他还是没能适应这座庞大城市的一切。大概是扎根在他骨子里的那点乡下人的气息作怪,才让他没有办法立刻融入到大城市的繁华之中。

  上辈子,他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南方某个小城里。小地方的安静和封闭带给他安全感,也让他流于惰性,直到重生前,都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

  或许再过几年,他也会改变主意,离开故乡,去见识外面的大千世界。

  可惜,他还没得来及给这句“或许”一个印证的机会。人生过早结束,等再睁开眼睛,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家,被迫当起了东漂。

  岩桥慎一,出生日期是昭和41(1966)年六月一日,十八岁高中毕业后,像众多把东京看作是实现梦想的舞台的年轻人一样,从老家静冈市上京,期待能施展自我。

  可惜,他也没来得及给这个“期待”一个施展的机会。人生更加过早的结束,由他这来自三十余年后的灵魂取代。

  信号灯由红转绿,岩桥慎一跟随着拥挤的人潮穿过斑马线。

  白昼变短,夜幕已然降临。街道被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点亮,五花八门的广告牌相互映照,晃得人眼睛发疼。

  他穿过被艳俗的霓虹灯牌包围的街道,小心避开脚下路面的积水,直到拐进楼与楼之间留下的一道仅容单人进出的窄路,钻进大楼背面的巷道。

  静谧的路灯下,雨丝如雾霭中成群起舞的银色飞虫。

  光线昏暗的巷子里,垃圾桶附近,两三只野猫正在觅食,感觉到人的气息,抬起头,瞄了他一眼,又漠不关心的收回视线。

  沿着焊在大楼外面的铁楼梯爬上二楼,岩桥慎一拧开通往后台的这道小门。

  夜总会“奥德赛”还没到正式的营业时间,服务生扎在大厅的角落闲聊,只有大厅顶上的彩灯发出的斑斓光线,在场内孤零零的无声流动着。

  岩桥慎一换上制服,系好领结,走进大厅,也跟着混进角落无聊的乌鸦群里。

  快到营业时间,陪酒小姐才掐着点从大门口陆续进来。

  这阵子的行情不错,一点冷雨没有浇熄她们工作的劲头。往后台的准备室走去的时候,她们叽叽喳喳的发了一堆关于天气的牢骚,可谁也不肯休班。

  这空档,伴奏乐队已经登上了侧边舞台。时间一到,不管上不上客人,演出都按时开始。

  第一个从准备室里回到大厅的陪酒小姐看到他,叫了一声,“岩桥!”

  “什么?”

  大厅里正响着布鲁斯舞曲,她指了指舞台上的伴奏乐队,“一起跳偶(舞)吧。”因为嘴巴里正嚼着口香糖,她说话的语气含混不清。

  “行啊。”岩桥慎一走向她。

  距离一拉近,甜腻的香水味就钻进鼻子里。

  暖场的时候,闲得无聊的陪酒小姐和着音乐跳舞打发时间,有时也拉上男服务生当舞伴。店里的男服务生当中,要数岩桥慎一的舞跳得最好。

  一到这时候,他就成了抢手货。

  上辈子他在大学里参加过舞蹈社团,没想到有一天,学生时代的趣味还能在异国他乡的夜总会里派上用场。人生实在奇妙。

  他上辈子还很年轻,是个年轻到拿“我这一辈子”当开场白回忆前世,还自觉配不上这么庄重的词的年纪。

  短短一生,过得普普通通,活得平平无奇。现在身份转换,也没好到哪儿去。睁开眼重活一次,没有铺在面前的康庄大路,更没有缔造奇迹的人生。

  可即使如此。在人生终止以后,还能够得到重新开始一次的机会,即使平凡,也已经是种奇迹了。他觉得挺知足的。

  好好活下去,就会有好事发生。

  这是个星期五的夜晚,近来实行双休制的企业增多,周五的业绩也一路看涨。一点冷雨浇不熄陪酒小姐工作的热情,也没有影响到店里来寻欢作乐的客人。

  几个上班族结伴进来,乐队换了支新曲子,女歌手登台献唱,服务生和陪酒小姐也各归各位。此情此景,如同灰姑娘和南瓜马车的短时效契约。时间一到,就到此为止。

  店里的陪酒小姐几乎从不跟服务生保持什么良好关系,她们都知道服务生的天花板在哪。

  九点一过,接连涌进三波客人,店里生意兴隆。岩桥慎一穿梭在店内,往客人的桌上送毛巾和菜单,撤换淡了的威士忌和满了的烟灰缸。

  这时,伴奏乐队又奏起今天开始营业时,他和陪酒小姐一起跳过的那支曲子。

  岩桥慎一像是只觅食的时候感觉到了人类气息的野猫,抬起头,瞄了一眼舞池里晃动着的成双成对的身影,又漠不关心的收回了视线。

  大厅里烟雾缭绕,灯光落下又亮起,无声流动着。

  在东京生活了快三个月,岩桥慎一在夜总会工作了也快三个月。

  上辈子,他在书店理过货架,在烧烤摊打过暑假工,还戴上玩偶头套在街上发店家的宣传单,被人来疯的小孩团团围住。

  直到正式就职之前,体面的不体面的工作,他也算做了不少。

  不过,从事和夜晚有关的工作,还是第一次。

  虽说如此,虽然是第一次在夜总会里打工,他的表现却很不错。分内的工作做得利落,跟同事间的关系维持的还可以,在经理那的评价也不错,还是陪酒小姐心中的NO1伴舞。

  真是一帆风顺。

  照这么下去,说不定有天能站上店里服务生的顶点——服务生领班。

  ……开玩笑的。

  一曲结束,一曲又起。

  这个夜晚和之前的每一个夜晚都没什么不同,要是没什么更好的工作替代,大概还要再经历许多个这样的夜晚。

  身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夜世界里,可这个夜世界当中的万千色彩,没有一种和他有关。

  他环视喧闹的会场,收起一瞬的,姑且可以称之为是对前程的迷茫,走向新来的那桌客人。刚奉上毛巾,对面却笑嘻嘻的和他打了声招呼,“晚上好,岩桥。”

  岩桥慎一抬起头,“竹之内桑。”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