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浑道章》 作者:误道者【这仍旧是一本好书!一点无聊的话!】 九哥 仙侠 杀伐

dsh 12天前 15

《玄浑道章》作者:误道者


简介:

     在这个神怪遍地的世界经历了六个纪元后,天夏降临了。


九哥野评: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是一本仙侠文叫做《玄浑道章》,作者是误道者。他之前的作品也是起点很火的一本仙侠文叫做《大道争锋》,写了能有七百万字,2012年初动笔,一直写到了2019年初,前后七年的时间。九哥我是在14年的时候发现的这本书,接着就喜欢上了,16年开的公众号,没几天就首推其书,评价也是极高的,而且,之后,我也二次推荐过,对整本书的前后剧情的贯连伏笔以及走向都有过分析,这样看的话,九哥我怎么也算作者的一枚忠实小粉了吧。所以,其实,按理来说,九哥我早就该做推荐了,但我又实在是太了解作者的写作风格,属于那种小高潮不断,大高潮要等的那种,因此,一直拖到了现在有了50、60万字左右的时候,才郑重地做一次推荐。

     这次的推荐,九哥我会说的比较简单,因为像作者这种慢路子又爱下伏笔的写手没有个百万字,你都很难去真正地了解书的伏笔以及走向,当然主线剧情这东西没必要聊,想想就知道,主要是故事内容的东西蜿蜒起伏,跌宕升落才是真有意思的。

     不过,在聊到这里之前,九哥我想要聊点其他的东西,是关于这本的水准问题,这里九哥我随手一写,你们随缘扫一眼。

这本新书,九哥我个人对它的评价远不如上一本,这么说吧,上一本书是作者多年的灵感底蕴支撑下的一种全面爆发,而这本书不过是上一本书写完后留下的一些边角料七七八八拼凑出来的东西,你不能说它不好,因为作者的灵感和底蕴还没有完全掏空,还足够支撑这些边角料写出一部不错的作品。可你也不能说它太好,因为它确确实实是边角料拼出来的作品。

     大家还记得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这部作品吧,相信大家在中学时代都学过其中的两篇《泥人张》《刷子李》,而《俗世奇人》这本书就是他《怪世奇谈》的剩余的边角料凑成的,这是作者亲口承认的,作者也认为《俗世奇人》是远不如《怪世奇谈》的,可《俗世奇谈》知名度确实又远远高于《怪世奇谈》,这似乎也是很奇怪的地方。可九哥我觉得其实不奇怪,因为那个时候的冯骥才知名度更高,看过《怪世奇谈》的人又少,所以,最后反而看起来是《俗世奇人》这本边角料才占了上风。

     《大道争锋》和《玄浑道章》这两本书,其实,也和《怪世奇谈》与《俗世奇人》的道理差不多。咱们看看数据就知道了,《玄浑道章》才两个月便达到了5万收藏,而《大道争锋》呢,用了将近3年才达到5万收藏啊,我想这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除此之外,咱们还可以现实的想想,一本书是积攒了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缓慢酝酿,一本是几个月、半年、一年最多两年的酝酿,两者到底差多少,咱们大家自己想想自己的人生经历,自然懂得。还有两本书出现的目的也注定了他们的差距,一本是因为喜爱,一本书是因为商业,也许有人说商业未必的就不如喜爱的,或者说商业与喜爱融合在一起更好,对此,九哥我只有一句话,看看自己说话的地方,这里是网文小说,而不是好莱坞,咱们自己的这个网文圈子究竟什么模样,咱们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嘛。

     所以说,总结起来一句话,不行就是不行,强要说行,那也不可能,一个水桶浑身上下那么多的漏洞,堵不完的。

你们今天一定很奇怪九哥我为什么说了这么多和点评不着边的话,其实,九哥我觉得挺着边的,因为九哥我写书评期望的就是尽量去客观,也尽量让自己的书友读的明白,只有说明白了,人家才能理解你,才知道你点评的到底是否有道理。

九哥我太清楚《大道争锋》着实攒下了一大波的忠实粉丝,整个网络上的声音也几乎是压倒性的,但九哥我就不愿意随波逐流,专挑些大家爱听的话,哄着大家玩,我总归觉得,我得对得起建号的初衷,对得起我混了十几年的网文圈子,对得起我自己的粉丝。

     好了,话尽于此吧,眼看着就要到12点了,要是在把原本要写的详细点评写完很可能来不及了,所以,改日吧,夸奖的话留到下次说。

     今天说这些话,也算是九哥偶尔任性这么一次,别介意,有感而发,不吐不快。

     最后了,怎么也要总结一下,这本书掺杂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水平也较上一部下滑,但放到现在,特别在现在这种网文大环境下,这本书仍旧是一本难得的好书。

PS:九哥我今天聊的不是这本书好坏,而是作者前后两本书的一个对比,不要误解了!


原文摘录:

第一章  大玄历二月初二



大福号客船在雾岛上停泊了一天,载上了最后一批乘客,在强劲西风的推送下扬帆驶离了港口,向着目的地东廷都护府首府瑞光破浪前行。 

    船只中层一间单人羁押室内,盘膝坐着一个身穿斗篷,戴着遮帽的人,从阴影下方露出的脸庞上可以看出这是个年轻人。 

    羁押室下方狭窄的翻门一开,几张报纸从外面塞了进来。 

    张御听着脚步声走远,伸手拿起眼前的报纸,多年呼吸法的锻炼,使得他体魄远胜常人,哪怕这里光线昏暗,也不妨碍他阅读。 

    他首先扫了一眼日期。 

    “大玄历二月初二。” 

    目光在这上面停顿片刻,他这才往下看。 

    和三天前的香岛报相比,这份报纸只是在一些货物的价格行情上有些变化,其它地方几乎是一样的,都是十天半月前的消息了。 

    这也可以理解。腾海海域各岛虽然往来频繁,可受限于相对落后的交通交流方式,到底不能和他前世笼罩一切的天网相比。 

    可比起前世那个人人依靠营养舱来维持生命,只有意识还能活动的死寂世界,眼前的一切至少还是鲜活的。 

    他把报纸整齐叠好,放在一边,继续原来的吐纳呼吸。 

    被限制活动的这几天,由于保持着长时间的入静,他却是有了一个意外收获。 

    他能感觉到,在船上某个地方,一个物体正散发着奇异的能量,并随着他的呼吸牵引,一丝丝的被摄取过来。 

    而在此之前,这样的事他还需要通过直接触摸才能做到。 

    他心情愉快的想着:“难怪老师常言‘存神在中,虚空即来’,果然是有道理的,看来在达到首府之前,我就能把这些源能吸收干净了。” 

    他并不是持续不断的做着这件事,而是每过一段时间就稍作停顿。这是他在这段时间里摸索出来的诀窍,因为只有这样才更有效率。 

    就在他又一次停下后,外面隐隐传来了许多孩童的响亮声音,应该是来自某个下层舱室。他仔细一辨,却是在念诵一首诗歌。 

    声音虽然稚嫩,可胜在整齐划一,清亮而有气势,内容也恰是他所熟悉的。 

    这是一首《夏风》。 

    此世身为天夏人,他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大道玄浑乾坤载,天城百万裂云来。” 

    “赫赫神光耀汉霄,煌煌夏彩筑华台!” 

    “骄阳欲赤蒸青海,晨启东方晓太白。” 

    “今承人道运苍黄,万世颂传称盛哉!” 

    这个世界曾经历了数个纪元的更迭,有外来者的入侵,也有古老力量的复苏。每一次,新生的文明都会从废墟中崛起,再从兴盛走向毁灭,以至于大地上遍布着诸纪元的古代遗迹,到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怪物和神明。 

    而这一切,在三百七十三年前的某一天发生了改变。 

    天夏降临了! 

    据说天夏到来之初,遮天蔽日的浮空天城悬于高穹之巅,以至于当时已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望见。 

    而这首诗歌,就是用来称颂当时景象的。 

    天夏入世之后,为了在破碎混乱的世界上重新建立起新的秩序,无可避免的与那些神怪和土著爆发了剧烈冲突。 

    拥有众多修炼者的天夏在最开始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然而随着战事的拖延和统治疆域的扩大,也有越来越多的问题冒了出来。 

    为了顺应形势的变化,天夏上层对原来的修炼方法进行了改良,可分歧和矛盾也是随之出现。 

    自此之后,天夏修炼者划分成了两个群体。 

    崇奉新法的修炼者被称为“玄修”,仍然沿用原有修炼方式的,则被称为“旧修”。 

    而他的曾经老师,就是一位旧修! 

    五年前,也就是他十二岁时,他的养父替他请来了一位老师,负责教授他旧法的修行。 

    可是世事难料,因为一些原因,他并没有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之后反而走上了新法的道路。 

    不过他现在只是堪堪入了门,这次去往都护府首府,就是想要在那里学到更高层次的新法法门。 

    就在他沉浸于自己回忆中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阵的火枪轰鸣声,紧接着,一声悠长沉闷的回响伴随着冲破海浪的声音一起飘荡过来,并且是在急骤挨近之中。 

    只是短暂的沉寂后,就感觉身下的船只一阵剧烈晃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幸好他提前稳住了重心,并没有因此摔倒。 

    零星的哀嚎声和喊叫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他想了想,伸出手搭住了门板,轻轻一发力,咔吧一声,门栓就被顶断,伸出一手搭住门框,自羁押室里走了出来。 

    他站在门口,把手上戴着的朱红色手套紧了紧,这才快步走过长长的间舱,踩着层梯来到外面。 

    甲板上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呼痛惨叫的人,残破的怪物尸身凌乱抛洒着,满地是流淌着的腥臭血液,船卫队的人正在匆匆奔跑着,时不时还会响起一声零散的火枪声。 

    他看向那些怪物的尸体,认出这东西名叫水婴,民间的叫法是“水猴子”,是大海上和内河中最常见的水怪。 

    他几步走到船舷边上,往远处看去,就在那里,一抹巨大的脊背暴露在海面上,上方还覆盖的一层彩色流光。 

    这就是使得大福号险些为之颠覆的罪魁祸首,一头具备超常力量和庞大体型的海怪。 

    一头灵性生物。 

    他思考片刻,就朝着大福号最上层的楼台走了过去,护卫队正在一名队长的指挥下救助伤员,一时也没人顾得上他。 

    来到上方,他一眼望见船长石栋梁正在一个衣着剪裁合体的中年男子说话,看去在争吵着什么,旁边还有五六个妆容精致的女眷,此时正发出低低的抽泣声。 

    “石船首,船上有火炮,为什么不开火?” 

    “赫连先生,这是一头夭螈,是少见的灵性怪物,它的表面有一层灵性外衣,枪炮根本没用,只会将它激怒,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对付它,而是找出它攻击我们的原因!” 

    张御听到这里,出声道:“石船首,或许我知道原因。” 

    中年男子一扭头,诧异道:“你是谁?” 

    一名护卫看了张御几眼,神情一紧,指着他道:“他,他好像是那个被关在羁押室的人!” 

    “羁押室的人?”中年男子神色一慌,大喊道:“卫队,卫队!” 

    底下的护卫队长听到呼喊,反应很快,立刻带着一队人冲了上来,把张御团团包围住,一把把火铳也是指向了他。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张御平静的站着。 

    石栋梁拍了拍身前护卫队长的肩膀,示意后者让开。他看向张御,道:“你是那个因为与异神教徒交易禁物而被看押起来的张少郎?” 

    张御道:“是的。” 

    中年男子还是十分紧张,道:“禁物?什么禁物?不会是都护府的要犯吧?你,你把遮帽摘下来。” 

    张御看他一眼,双手拿住帽沿,向后掀开。 

    “嚯……” 

    在场所有人,无论男女,在见到他面庞的那一刻,都是从心底发出一声惊叹。 

    他们很难想象出来,世界上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一个个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直看。 

    张御面对众人的注视,神情自然,没有任何局促不安。 

    他老师对他的评价是“气清神秀,谪仙之表”,这里面既有天生相貌的原因,还有就是五年吐纳术修炼下来,气质上发生了较大的转变。 

    石栋梁也是忍不住打量了他好几眼,但他很快收敛了情绪,肃然道:“张少郎,你说你知道这头怪物找上我们的原因?” 

    张御点了点头,道:“刚才我走过来时,看到船上有不少水婴的尸体……”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年男子就叫了起来:“对,是水婴!肯定是为了这些水婴!”他冲着那些护卫队员喊道:“你们为什么不赶走它们?是你们引来了这头怪物!” 

    护卫队长压抑着胸膛中的怒气,道:“赫连先生,水婴是一种食人怪物,而所有对乘客造成生命威胁的事物,我们船卫队都有责任清除!” 

    石栋梁打出一个手势,阻止了两人的争论,沉声道:“先听张少郎把话说完。” 

    张御道:“我的专学是古代博物学,了解不少怪物的习性。夭螈这种怪物在得了灵性后,会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幼崽,它们会把受到自己驱使的水婴赶到一个地方,让自己的幼崽去捕食,在这个过程中,水婴既充当了幼崽的护卫,同时也是它陷入困境后的食物。” 

    石栋梁猛地抬头,看向张御,道:“张少郎是说,这头怪物这次可能是把幼崽的捕食地点放在了大福号上?” 

    张御点头道:“这是最有可能的,夭螈本身并不以人为食物,这怪物应该听到了火铳声,担心自己幼崽的安危,这才有了后面的撞击大福号的举动。假如我们能把幼崽及时找出来,再妥善送回海中,就有机会避免和这怪物直接冲突了。” 

    “赶快去找!” 

    石栋梁立刻下达了命令。 

    护卫队长道:“父亲,我去!”话音才落,人已经疾步往楼下冲去了。 

    夭螈在冲撞了一次大福号后,没有再进行类似的动作,但也没有离去,而是一直在船身四周游弋,不过能看得出来,它似乎越来越焦躁了。 

    众人提心吊胆的等待着,生怕那怪物再度暴起,不知道大福号那时是不是还顶得住。 

    大约过去半刻,随着急切的脚步声,护卫队长带着一名船员赶了回来,后者手中抱着一个包布裹着的东西。 

    中年男子抢了上去,两人火急火燎地问道:“怎么样?找到了么?是不是你手里的这个?” 

    那船员紧张不安的将手中的裹布打开,里面露出了一头长着蜥尾,浑身光溜溜没有鳞片,颜色深紫的小东西,此刻正在那里奋力挣扎着。 

    护卫队长道:“我们在杂物室找到了这小东西。” 

    中年男子大喜,他挥舞双手,催促道:“太好了,快,快把它扔到海里去!” 

    可就在这时,那幼崽突然抽搐了几下,甩动来去的长尾陡然绷紧,短短几个呼吸后,就一下松弛了下来,头部朝下方耷拉着,一动不动了。 

    船员身体一僵,他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它,它好像死了。”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