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作者:神行汉堡【一等良草文!吸血鬼!】 九哥 都市 良草 腹黑

dsh 15天前 18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作者:神行汉堡


简介:

      “变成吸血鬼是什么体验?”
      向坤没想到,这个不久前在知乎上被他把答案当成故事来看的问题,现在居然可以用亲身经历来回答了。


九哥野评: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书叫做《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最近广大书友评价很不错的一本书,原本想等字数多一点再做推荐的,但好多咱们的书友一直给九哥我安利,所幸推了吧。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这本书算是新书里挺火的了,原来叫做《变成吸血鬼是什么体验》,这两天刚改的名字,估计也是编辑审核那边的意思,否则,前后两个名字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九哥我读完这本书和大家一样也觉得不错,目前为止的剧情是主角发现自己变成了吸血鬼,开启了一段我研究我自己的路程。

      首先,作者的创意很新颖,一般的小说套路都是变成吸血鬼之后,装逼打脸,霸道总裁,左拥右抱,美女金钱无数,权势地位无双等等,烂俗的一逼。但本书则难得的以一种新颖的视角来勾起读者好奇心,这个创意要给满分。

      其次,作者写作的文风和写作题材内容搭配的很好,文中核心内容是科学研究吸血鬼,对其变化的科学探索,所以,在文风上一定不能浮夸,只有以一种循序渐进的平实文风才能把故事写好,给读者一种真实感,化虚为实。

      再次,主角的智商全程在线,这点是这种类型的故事能写的好的必要保证,或者说是能获得读者认可的必要保证了。

      总的来说,九哥我觉得这本书写的挺不错的,在题材、套路、模板成风的现在,能有这么一本与众不同的题材类型也是件好事。不过,对于这本书有的读者把它捧到仙草级别,这个九哥我个人不怎么赞同,实在是有些过誉。本书的优点固然突出,但问题也不是没有,一是女性角色的塑造不是很受读者欢迎,虽然不涉及到感情戏,也谈不上很毒,但着实会让读者没有好感,而且也会担心感情戏是否会被喂毒。二是对之后的剧情安排问题。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关于研究吸血鬼这段剧情是优秀的,但后续如何呢,个人不太看好,如果一直这么写下去,必然会显得枯燥无聊,如果要进行突破,那么从文风到剧情整体都需要有个巨大的转换,这需要相当高超的水准,可到现在为止,甚至在书中并没有发现什么关于后续剧情转换的伏笔安排,当然也可能是我水平比较低浅,没能发现。

      个人来说,希望这本书能在之后做的非常出色,如果作者确实做到的话,开创一个流派不敢说,但绝对能算得上开创一个网文写作的心套路了。


原文摘录:

第一章   我回来了


  向坤站在地铁里,身体随着地铁微微晃荡,呆呆地望着面前玻璃里倒映的模样。

    那是个戴着眼镜、衣着邋遢的中年人,背部微微佝偻,头发明显没有打理,显得有点乱,而且露出了大片额头,发量堪忧,有往地中海发型发展的势头。如果随便问一下旁边地铁里的陌生人,恐怕都会认为,他应该有四十多岁了。

    可事实上,他几天前才刚过三十岁生日啊。

    自己居然长成这副鬼样子了?

    难怪之前老板半开玩笑地介绍行政部门刚招的、和自己同龄的单身女和自己约会时,对方看着自己时那表情如此为难和嫌弃。

    这几年,他的精力基本都投入在工作上,每天九点上班,到晚上十点多赶着最后一班地铁回家,周六日常加班,有时候周日也要工作。就是没在公司的时候,脑子里也经常在想着怎么优化代码,怎么解决Bug,怎么完善产品。

    从毕业后开始工作,加入这家当时也才刚刚开始起步的公司开始,向坤就一直憋着一口气,要证明自己,要在这个城市立足,成家立业。

    七年时间,他的年薪涨了数倍,也成了公司的技术骨干,拥有了可观的股份期权,甚至已经买了房——虽然房子在外环,不足七十平,而且首付还是父母帮忙资助了一部分,仍有大量房贷要还。

    看起来应该勉强算是站住脚了,但和他心里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还相差很远,所以一直没有放松下来,依然连轴转,卯着劲完善项目,帮助公司上市,让自己的期权变成巨量的财富。

    但今天,老板却告诉他们,公司破产了,但公司账户上的钱都清出来,还不够发足他们这个月的工资,更不用说遣散费、补偿费了。

    作为互联网公司,也没有什么实体资产,就各自的工作电脑和办公室的桌椅等等,甚至还有不少的债务没有结清。

    至于他们手里的股份期权,自然已经和废纸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说以他的工作经验和技术,再找一份工作应该不难,哪怕薪水无法像之前那么高,但谋生糊口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之前全神投入、废寝忘食的七年,那远超996工作强度的投入,却已成了一个笑话。

    向坤没有和其他同事一样围着老板计较工资和补偿,他知道这么做没有意义了,至于有些人直接搬公司里的东西走,在公司已经要宣布破产的情况下,写字楼物业的人根本不会让他们搬出去的,能带走的顶多就是自己的工作笔记本。

    地铁门缓缓打开,报站的声音响起,向坤这时候也暂时不想去考虑工作和接下来的事情了,他提前一站下了车,去到一家大排档,要了一打啤酒和几个小菜,独饮买醉。

    向坤其实并不喜欢喝酒,甚至可以说是讨厌酒精类的饮料,因为他很不喜欢那种大脑被酒精麻痹,无法保持清醒理智的状态。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做的是技术性的工作,并不擅长也不喜欢应酬与交际,平日里因为太忙,也没什么时间和朋友出去聚会。

    不抽烟不喝酒,平日里提神的方式就是喝咖啡、喝茶、喝红牛,与咖啡因为伴。

    向坤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在大学的时候,但肯定没有超过一罐啤酒。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怎么样。

    不过当第三罐啤酒下肚后,向坤就已经满脸通红,头晕眼眩,胃里翻滚,有点想吐了。

    感觉很难受,他也顾不得借酒消愁了,直接把剩下的酒退了,结了帐,支撑着叫了辆滴滴回去。

    从大排档到他家很近,五分钟车程就到了。

    虽然他买的房子已经交房,但他并没有搬进去,继续住在自己租住的单间里,而把自己的新房出租了出去。

    一是因为那房子离他公司太远了,如果搬过去,每天花在路程上的时间要翻一倍不止,二是把房子租出去得到的租金,也要比他租房子的钱多,何况他就一个人住,又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加班,居住成本高了纯属浪费。

    向坤支撑着晕乎的脑袋回到自己简陋狭窄的租屋内,也顾不得洗漱脱衣服了,直接把自己拍倒在了床上,睡死过去。

    ……

    当向坤醒来,第一眼看到透过窗户照进屋内的阳光,下意识的反应是“上班要迟到了”!

    但当他从床上弹起,发现自己竟然穿着衣服和鞋睡了一晚,并且床边还有自己的呕吐物后,马上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公司已经没了。

    向坤揉着依旧发麻发疼的太阳穴在床上坐了下来,没想到酒劲一晚上了还没过,才三罐330ml的啤酒就醉成这样,果然自己是不适合喝酒。

    他拿过扔在床上的手机想看下时间,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不由有些奇怪,他分明记得昨天离开公司前,手机还有80%多的电,昨晚去大排档喝酒也基本没用过手机,待机一晚上就耗光了电?

    看来这手机用了一年多,电池也退化了不少。

    这么想着,向坤把手机充上电,然后强撑着身体起来把自己吐了一地都已经凝固的秽物清理干净,换了床单被套,然后自己去洗漱、洗澡。

    洗澡的时候,向坤发现自己的头发又掉了很多,而且皮肤变得十分的粗糙,跟手机的磨砂外壳一样,牙齿好像也有些松动。

    洗完澡,向坤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将镜子上的水雾抹去,发现自己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而且黑眼圈很重,脸颊好像也瘦了一些,看起来就像通宵几天憔悴得不行。

    “喝醉一次就变这样了?”向坤心里的暗暗决定,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难事,都决不去借酒消愁了,这愁没消成,身体先垮了。

    换了一身衣服后,向坤走出浴室,去拿过充了40%电的手机开机,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有前同事的,有疑似广告推销的,有母亲的,还有几十条未读的微信信息。

    看到母亲的未接电话是35分钟前,向坤赶紧拨了过去:“妈,怎么了,你找我?”

    “噢,没什么,就是你爸在微信上给你发消息你没回,觉得有点奇怪,所以让我给你打电话问问。”

    “我刚刚在开会,所以手机调成静音了,没听到。之前太忙了,也没怎么看微信,我一会就看看,让我爸别担心。”

    母亲的声音有些关切:“你们现在连周日都要加班了啊?你可得照顾好自己,身体顾好了,不然的话赚再多钱都没用。”

    周日?

    向坤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说今天不是周五么?他清楚记得昨天,也就是离开公司的那天是周四啊?

    停顿了一下,向坤退回手机桌面,看了眼日期,今天竟然真的是周日!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醉酒回来后,直接睡了整整两天?


     “妈,公司这段比较忙,忙完之后可能就有一段时间可以休假,到时候我回去看你们啊。”向坤没有向母亲透露自己已经失业的情况,不想让家里担心。反正现在自己还有些积蓄,暂时饿不死,尽快重新找到工作就好了。

    挂掉电话后,向坤拿起之前摘掉的眼镜擦了擦戴上,再次检查了一下手机上的日期,7月14日,星期日,没有错。

    但他也非常确定,自己离开公司、借酒消愁的那一天,是7月11日,星期四!

    微信上的聊天记录,还有他在大排档买单的支付宝记录、滴滴aPP上的叫车记录,都证明了这一点。

    从叫车记录上看,自己到家的时间,大概是晚上8点50,因为太醉了,头昏眼花,到家后没有洗漱,连衣服鞋子都没脱,就直接倒到床上睡觉。

    而现在的时间是7月14日上午10点47,也就是说,他睡了两天多、差不多六十个小时?

    仅仅三罐啤酒,就算酒量再差,也不至于吧!

    奇怪的是,睡了这么长时间,醒来后除了头还有点晕外,居然不饿也不渴?

    向坤烧了水,泡了一碗泡面,但是吃了几口后,就感觉到了强烈的胃部不适,然后跑到洗手间吐了个精光。

    “还是酒醉的后遗症?”

    向坤揉着肚子,穿鞋出门,准备去外面找点清淡的东西吃。

    一出门,耀眼的阳光让他觉得头晕的症状似乎加重了,只得贴着路边走,尽量躲避阳光。

    找了住所边上一家小店,要了清粥和两碟小菜,坐下吃了没一会,又是感觉到胃部一阵痉挛,跑到店外马路边将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直吐眼泪鼻涕一大把,小店的老板娘和服务员都赶出来站在门口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向坤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回头对他们摆手道:“和你们做的东西没关系,我昨晚酒喝多了,胃不舒服。”

    付过钱后,向坤虽然不饿,而身体除了有点虚弱和头晕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症状,但他还是拐进了不远处的一家诊所,去看下医生。

    诊所里坐诊的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据说之前是某三甲大医院退休的外科大夫,医术很高明,向坤之前也来看过两次病,觉得很靠谱。

    “喝醉后睡了两天?”老医生一边给他把脉,一边问他的症状,然后看了下他的舌头,问道:“你之前应该很少喝酒吧,这段时间又经常睡眠不足,熬夜,身体本来就虚。我开点药给你,好好休息,吃清淡点,忌烟酒,多吃蔬菜水果。”

    “医生,喝醉酒睡了两天,快六十个小时,这个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牙齿也觉得有点松……”

    “一般是不会睡这么久,嗯,牙齿松动的话,还是有炎症,造成牙龈萎缩,注意口腔清洁,多喝水,或者也可以去看下牙医。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就去医院做下全身检查。”老医生麻利地写完药方,交给向坤说道。

    虽然老医生觉得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拿完药站在诊所门口的向坤,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怪异,暗暗决定,今天吃点药睡一觉看看,明天如果还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去医院做个全身的全面检查。

    出来这一会,已经十二点多了,路边各个小店里的菜香飘出,向坤闻着却没有一点胃口。

    这让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再是宿醉,这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也应该会饿才对啊,为什么他竟然没有一点食欲?

    想要去买点面包回去做干粮,免得晚点饿的时候没东西吃,经过菜市场的时候,向坤却被一股莫名的味道吸引,不知不觉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菜市场里人已经不多,向坤循着味道走进去,终于找到那味道源头的时候,却是一下愣住——

    那是一个大妈在手脚麻利地杀鸡放血。

    而吸引他的味道,竟然是那鸡血的血腥气?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向坤闻到这味道,只会觉得恶心和排斥,想要赶紧远离。但现在,他却感觉到一股源自身体深处的渴望。

    向坤犹豫了一会,上前问那大妈,想要买只鸡。那大妈让他自己去旁边选,选好后大妈要帮他杀鸡去毛,他却阻止了大妈,然后拎着活鸡直接回了家。

    一回到家关上门,向坤就翻出自己的瑞士军刀,在网上搜了一下怎么杀鸡放血,然后就提着鸡到洗手间操作。

    但因为第一次杀鸡,还是让鸡折腾着到处跑,费了不少的劲才逮住,胡乱地拔了鸡脖上的毛,然后割开血管放血。

    不等鸡血盛满他的不锈钢汤盆,向坤已是忍不住就着伤口出大口吮吸了起来。

    ……

    当向坤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房间内是一片狼藉,床上、地上,乃至他的身上、嘴边,都沾满了鸡毛。

    被放了血的死鸡趴在洗手间门口,血迹沾得四处都是,搞得跟凶杀现场似的。

    向坤记起之前受到一股莫名冲动的指引,去买了一只鸡回来杀了喝血,喝完血后,整个人十分疲乏困顿,一沾床就睡着了。

    他拿起身上的手机看了眼,这一睡,又是睡超过了24小时,从昨天中午1点多,睡到了今天下午4点多。

    感觉到嘴巴里有点东西,向坤往手里吐了一下,发现竟然吐出了两颗牙齿。

    然后伸手一掰,又是很轻松地拔下了一颗门牙,一下子把他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

    飞速跑到洗手间,打开灯一照镜子,发现满嘴牙竟然都摇摇欲坠,稍一用力,就能把牙齿拔下来。

    但是拔掉旧牙后,下面却已经冒出了新牙的头来。

    三十岁,突然换牙?!

    而更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是镜子里自己的脸,除了沾的几根鸡毛、嘴边的血渍外,整张脸就像蒙着一层破了的保鲜膜一般。

    仔细一看发现,那竟是他的脸皮,正大片大片地在剥落。

    不止是脸,手臂上,肚子上,腿上,全身都在“蜕皮”!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